文章详情

庞大破产自救是市场天灾还是管理问题?

类型:新闻

最近,庞大汽车申请破产重组的消息漫天飞,据报道,庞大集团2018年净利润亏损达到了60亿元至65亿元。在汽车销量下滑的大背景下,本就是高负债率,资金压力大的庞大集团问题就变得相当严重了。

作为国内第一家登陆A股的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在汽车销量整体下滑的背景下都没能幸免,一些更小规模的经销商日子恐怕更加难熬。庞大的式微是否意味着国内的汽车的销售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的银行加剧了庞大集团的资金危机。

庞庆华曾表示,“银行一年多时间抽贷242亿元,庞大就这样被抽干了。现在银行都是惊弓之鸟,一年抽掉这么多钱,别说是庞大,换成国企它也受不了啊。

激进的扩张策略被认为是庞大集团资金危机的另一个原因。

汽车销售是重资金行业,新建的4S店初期基本都是亏损。这从庞大集团的财报中也能看出端倪。

上市8年间,庞大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仅2011年、2016年为正,尽管2017年营收高达704亿元,扣非后依然亏损超2亿元。

根据庞大集团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420.34亿元,同比下滑四成,全年公司亏损高达61.55亿元,同比2017年暴跌近30倍,经营性现金流缺口超122亿元。其总资产也近乎拦腰,2018年末庞大集团的总资产同比减少48.26%至328.71亿元,公司总负债为263.9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28%。

断腕自救成为庞大集团近一年多的主题。

2018年庞大集团出售旗下最赚钱的奔驰、雷克萨斯、广汽丰田等品牌19家4S店,获得26.66亿元现金。这些4S店在2017年至少为庞大集团贡献了50%的利润。

与此同时,庞大集团还积极清减盈利性差的4S店,全国经销网点由2017年末的1035家缩减到了806家。

按照庞庆华的说法,破产重组是解决庞大集团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化解危机的最好的途径。

但是庞大在对待新业务的把控和管理上的确有缺陷,比如汽车电商、平行进口、共享租赁等这些新业务短时间无法对主业进行替代,庞大的巨资投入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其主营业务的资源。对于这些新的业务,庞大在整体管理上没有做好风险分析,如果把控新业务让其即使亏损也要在自身的负担能力之内考验企业的管理能力。此外,all-in也不是明智的做法,这些新业务的自我造血能力也需要整体把控和专业管理。汽车不同于手机和其他生活用品,消费者短时间内难以放弃4S店这种销售模式,这点也是各方的共识。

斯巴鲁一手好牌让庞大被打得稀烂,作为斯巴鲁在国内的主要合作伙伴,庞大本有非常大的机会将这个在国内品牌力不错的品牌做大做强。而斯巴鲁入华初期,接着庞大的网路渠道,的确有不错的表现。但后期随着庞大自己的资金困难,使得斯巴鲁得到的市场资源投入不足,目前也已经慢慢显露出边缘化的局面。如果一定要all-in一个领域的话,相比于上文所说的新业务,其实更应该巨资投入斯巴鲁。但当下的斯巴鲁已经错过了在华发展的最好时机,除非有革命性的变革,否则如其他弱势品牌一样退出中国,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但是庞大华并不认为管理出了问题,同样都是卖车,别的经销商和庞大集团做法都一样,庞大集团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庞大集团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所有汽车经销商都面临的。我们经过调查发现,位于百强汽车经销商集团榜首的广汇汽车近期也出现资产负债率高企的现象,2016-2018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4.32%、67.29%、67.36%,而其在2018年度短期借款达201.7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45.08亿元,但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253.68亿元,其中受限货币资金139.54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这说明汽车经销商收益情况也都不好,操作方法基本相似。

我们建议中国的汽车经销商也学习下日本经销商的运营思路,日本经销商根据不同消费群体量身定制不同的4S店,销售不同定位的汽车,让不同人群都感到舒适的购车过程。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庞大集团如今的现状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庞大集团一直寻求汽车电商转型,2019年3月,庞大集团宣布与新合作瑞通、便便出行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打造新零售全国汽车电商连锁项目,试图发挥线下品牌与服务网络实体的优势,带动销售增长。作为传统汽车经销商中的代表企业,庞大集团即使此次能够通过“债转股”重组成功,但是想要探寻新路,依然挑战重重。

0

精选评论

写评论
收藏 分享 询底价